金庸评价皇太极才干不输李世民?皇太极有什么能力?

  金庸评价皇太极才干不输李世民?皇太极有什么能力?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的第八子,清朝的开国皇帝。当代小说家金庸评价他:“皇太极的智谋武略,实是中国历代帝皇中不可多见的人物,本身的才干见识,不在刘邦刘秀、李世民、朱元璋之下。中国历史家大概因他是满清皇帝,由于种族偏见,向来没 有给他以应得的极高评价。其实以他的知人善任、豁达大度、高瞻远瞩、明断果决,自唐太宗以后,中国历朝帝皇没有几个能及得上。皇太极的军事天才虽不及父亲,政治才能却犹有过之。”这个评价可谓中肯。

image.png

  代善不被努尔哈赤看好,骂代善:你配当一国之君吗?

  努尔哈赤去世之前,心里已有打到中原去以成帝业的想法,但当时实力还不够,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死的时候,正值明朝七年(1627年),明廷对后金依然有震慑力。正因为如此,努尔哈赤在其汗国政义中没有明确规定传储继立的旨谕。

  本来,按努尔哈赤的想法,自己的汗位是准备让长子褚英继承的。可是褚英对兄弟多苛刻,甚至要求他们但凡禀事,先要告知他再向努尔哈赤禀告。兄弟们不堪其苦,集体向努尔哈赤告发褚英的种种劣迹。最终功劳无数的褚英,不但被废除了继承人的资格,还丢了性命。这样一来,继承人之位自然而然轮到次子代善的头上。

image.png

  努尔哈赤对这第二个儿子有点讨厌,除了代善与其大福晋关系暧昧之外,他在生活上的所作所为也总让父亲和兄弟们反感。代善为自己修建的住宅府第,比努尔哈赤本人的宫殿还要富丽堂皇。其他贝勒们要求代善洁身自好,搬出住宅,并把这座漂亮的宅府作为他们对外对内宴请集会的场所。代善哪里肯答应?这样又加重了一层努尔哈赤对其不满的积怨情绪。

  另外,代善的第二个儿子硕托竟弃营投降明军,但未遂。努尔哈赤后来知道了概况,是因为代善听信了后妻谗言,要杀死硕托,这样才逼迫硕托叛逃。众贝勒及大臣众将们之所以没有及时站出来说话,是因为他们恐惧代善夫妇。努尔哈赤对此非常恼火,训斥代善:你真乃混球一个!你配当一国之君吗?这是代善被努尔哈赤厌恶的另一原因。

image.png

  努尔哈赤定下国体方针,自己的两个儿子劝代善拥立皇太极

  据《清太祖皇帝实录》记载,天命七年(1622年),八固山王(即八和硕贝勒)等问努尔哈赤:“我等何人可嗣父皇?”努尔哈赤说:“继我而为君者,毋令强势之人为之。此等人一为国君,恐倚强恃势,获罪于天也。八固山王,尔等中有才德能受谏者,可继我之位。”下面就说些八固山王共理国政的好处,也即八旗旗主共决国是的重要性。

  《八旗制度考实》说:“此段文字为太祖制定国体之大训,非太宗皇太极所心愿。”这分析是很中肯的。

  后来努尔哈赤逝世了,王氏《东华录·太宗》这样记载:

  大贝勒代善长子岳托、第三子萨哈廉告代善曰:“国不可一日无君,宜早定大计。四贝勒(指皇太极)才德冠世,深契先帝圣心,众皆悦服,当速即大位。”代善曰:“此吾素志也。天人允协,其谁不从?”次日,代善书其议,以示诸贝勒,皆曰善。

  下面记太宗(皇太极)再三辞谢,众人坚请不已,才始答应。这是历来之官样文章,在官样文章的背面,我们所见到的却是代善与太宗皇太极之间的矛盾,早就很尖锐了。

image.png

  皇太极巧施连环计,阿敦施放烟幕弹,代善果然上当

  努尔哈赤生前,虽然未明言将传位于太宗,但后期对皇太极确有偏爱,这自必引起代善的猜忌。天命四年(1619年)萨尔浒之战,代善请示努尔哈赤后,挥师东向,皇太极却不顾努尔哈赤的劝阻,抢战于代善之前,冲上山岗立功。可见皇太极咄咄逼人之势。

  最突出的是天命六年(1621年)九月,努尔哈赤向其亲信阿敦(太祖从弟)询问诸子中谁可即位,阿敦起先不敢明白表示,只说“知子莫若父,谁敢有言?”努尔哈赤要他直说,他便说:“智勇俱全,人皆称道者可。”努尔哈赤知道这是指皇太极。

  这次密语却被代善得知,因而对皇太极“深衔之”。阿敦又密告代善说皇太极和莽古尔泰阿济格要杀害他,事机紧迫,须加防备。代善于是向努尔哈赤哭诉,努尔哈赤将莽古尔泰等招来,三人都矢口否认。努尔哈赤以为阿敦在挑拨离间,便将阿敦逮捕,指责他“讲有损国政的话,另讲其他诸小贝勒的坏话”。诸贝勒、大臣主张将他处死,努尔哈赤却命人将他拴上铁锁监禁起来。请大家深入想一想,是谁让阿敦放的烟幕弹?自然是利益既得者——皇太极。皇太极巧施连环计,让代善在这场皇位之争中,愈来愈处于被动局面。

image.png

  当时,代善为什么要“深衔之”?自然是自己很想继承父位,这时唯一能和他抗争的只有太宗皇太极。《满文老档·太祖朝》还记载三等副将博尔晋当着莽古尔泰的面为阿敦鸣不平,批评诸贝勒不应以太祖的好恶而转移对阿敦的态度,博尔晋为什么如此大胆?此事连朝鲜使臣郑忠信都知道,还说皇太极虽英勇超人,但内多猜忌,“潜怀弑兄之计”,这和阿敦密告说皇太极要杀害代善的话也是符合的。但阿敦既然对太祖暗示皇太极可嗣位,说明对皇太极有好感,为什么后来又向代善密告?这一点很让人费解。

  不管怎么说,皇太极和代善的兄弟关系,在努尔哈赤生前已经十分恶劣,却是不争的事实。

  《东华录》所记代善拥立皇太极,并非虚构,可是这时已大势所趋,皇太极的实力已远过于代善,代善在大福晋事件上恐也声誉下降,不为诫律所容,因而只能拥立。

image.png

  皇太极一箭双雕,代善今后不能与皇太极并坐受大臣朝见

  太宗皇太极即位后,逢到朝会行礼,代善、莽古尔泰一同随太宗南面坐受诸大臣朝见,后因莽古尔泰犯有“御前拔刃罪”,诸贝勒说,莽古尔泰不当与皇上并坐,太宗说:“曩与并坐,今不与坐,恐他国闻之,不知彼过,反疑前后互异。”随即命代善与众共议。

  太宗皇太极为什么要指定代善与众共议?代善当然很明白,因为莽古尔泰今后不能再并坐,已成定局,那么,能并坐的只有代善一人了。代善主动说:“我等奉上居大位,又与上并列而坐,并非此心所安。自今以后,上南面居中坐,我与莽古尔泰侍坐于侧,外国蒙古诸贝勒,坐于我等之下,方为允协。”众贝勒都表示赞同,从此便彻底改变过去八贝勒共议国事的体制。

  这件事情的起因,原只对付莽古尔泰一人,结果却一箭多雕,把代善也温和地拉了下来,太宗皇太极的谋略可见一斑。

image.png

  努尔哈赤“打一巴掌给颗枣”,借机削弱代善权威

  代善自此处处小心,谨守君臣之份,太宗却步步为营,对代善戒忌深严。

  天聪九年(1635年),太宗把归顺的蒙古察哈尔汗的伯奇福晋赐豪格(太宗第一子)为妃。豪格本有妻子,就是太宗姊姊(哈达公主)莽古济的女儿,莽古济因而怨恨太宗皇太极,气愤地说:“吾女尚在,何得又与豪格贝勒一妻也?”有一次,莽古济路过代善营前,代善请她入内,款待馈赠。这原是兄妹之间的平常往来,太宗听后却大怒,派人往代善及其子萨哈廉处责问:莽古济在太祖时专以暴戾谮毁为能事,代善原本与她不和睦,但因她怨恨太宗的缘故,便将她请至营中宴饮,“先时何尝如此款赠耶?”而萨哈廉统摄礼部,知其事匿而不奏闻。又说太宗喜欢的人,他厌恶,太宗厌恶的人,他却喜欢,“岂非有意离间”?

  很显然,皇太极这样小题大做,是因为代善在朝中位高权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二号。再加上他又年长,对自己又有拥立之功,自己不得不对他礼让三分。这种状况,让皇太极十分忧心。因此,才借这个事件,通过“打一巴掌给颗枣”的方法,借此削弱代善的权威,并让代善对他产生畏惧。这也是这位具有极强政治平衡术的皇帝的一种惯常做法。

image.png

  皇太极小题大作,连代善以粮米喂马也作罪名,处处打压代善

  其中还有这样一件事:济尔哈朗(太宗从兄)妻死后,因察哈尔汗之妻苏泰太后是代善亡妻的妹妹,欲娶之,诸贝勒以其言奏闻,已获太宗同意;代善却“独违众论”,必欲娶苏泰太后,且屡次向太宗说,太宗亦责其曰:“诚心为国者固如是乎?”以此而遣责代善并非“诚心为国”,实在滑稽。又如太宗曾遣人让代善娶察哈尔囊囊福晋(已婚的妇人),代善却嫌她贫穷而拒绝,太宗又责问道:“凡娶妻当以财聘,岂有冀财物而娶之之理乎?”

  豪格与济尔哈朗娶妻这两事见于《东华录》,让人如读外传,也说明当时的王公贵族的观念极为随便,太宗身为国君,竟会允许其宗室娶亡国的蒙古部族的太后,且因此而引起了一件公案。

image.png

  太宗以此二事为由,责代善“轻蔑君主”,诸贝勒、大臣将代善的罪状列为四条,并拟议革去代善和硕贝勒名号,另加处罚,太宗皇太极则从宽只罚银马甲胄。

  崇德二年(1637年),太宗御崇政殿,又谕责代善在征战时,违旨用所获粮米喂马及选用护卫溢额,凡事独断妄为,下面又列了代善种种过错,其中说:“夫好行不义,虽恭敬,朕亦不喜。”又说:“不然,阳为恭敬,阴怀异心,非朕意也。”

  从这里我们也可了解,代善当时对太宗皇太极是很恭敬的,太宗皇太极却以为是虚伪的,甚至是另有“阴谋”的,那就无法说得清楚了。有一点却是清楚的:代善起先曾是太宗的政敌,后虽拥立,但太宗意识中仍有潜在的敌意,故而必挫损他的威信,遏制他的势力,所以连以粮米喂马也要看作罪名。然而从权争的眼光来看,这一切也有它的必要。代善随努尔哈赤征战以来,也是父子兵中的骁将,可是在运用权谋和手腕上,皇太极就要比他高出许多了。

image.png

  皇太极得到前代传国玉玺,正式皇帝,改国号“金”为“大清”

  皇太极英武非凡,即位以后继续统领大军进行统一东北女真各部的战争。有一个时期,皇太极的第十四弟多尔衮领兵平定察哈尔部。他听说,该部首领的妻子苏泰福晋那里有一颗前代传国玉玺,便立即派人前去索取,取回一看,真是件宝物:玺质是美玉,闪着柔和的光泽,印纽为两条神态生动的蛟龙,印文是汉字“制诰之宝”四字。

  得到这颗象征国度权力的宝物,皇太极非常高兴。他更相信,自己掌天下真是天命所归,于是祷告上天,正式算称皇帝,改国号“金”为“大清”。

免责文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推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外传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片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举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