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后刘彻调整政策与民休息,直到昭宣时期汉凶之间的战争才重启!

  今天有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汉朝匈奴大战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公元前90年(征和三年),李广利领军出击西域,攻匈奴,军陷西域,全军覆没,汉家儿郎数万人魂落异国。

  这是汉武帝时期,汉朝与匈奴的最后一场战争,以汉朝失败而告终。战争发生时,汉朝发生了影响全国的“巫蛊之祸”,汉武帝年老昏聩,迷信“巫蛊之说”,上到太子刘据、皇后卫子夫诸邑公主阳石公主,下到公孙贺公孙敖等一干九卿大臣,均丧命在这场灾祸之中。李广利全家也因事被捕下狱,将在外,家人罹难,李广利身心充满着恐惧、无奈与彷徨,他不顾实际,强行带军攻击匈奴,兵败被俘,家回不去了,他选择了投降匈奴人,连累全家被杀。

image.png

  汉武帝的政策调整

  “巫蛊之祸”延续了五年多,死者数万人,壶关三老、茂陵小吏田千秋等冒死上谏,汉武帝悔悟,捕斩了江充刘屈氂等构陷他,从中渔利的小人,亦祭出闻名于世的《轮台罪己诏》,字里行间,充满着反省。在《轮台罪己诏》结尾,汉武帝刘彻说道:

  “ 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刘彻说到做到,此后,他将汉朝的内外政策完全调转过来,重拾汉初与民休息的措施,对外停止了军事行动,与匈奴保持和平关系。为表示他忧国忧民、痛改错误的决心,刘彻又任命田千秋为大鸿胪,后迁升为丞相,封富民侯,全面负责招抚流民,休养生息,稳定经济。

  汉匈经三十年的刀兵相见,暂时进入罢兵言和的阶段。

  昭宣时期,汉帝国与匈奴重战端

  汉昭帝时,匈奴征调车师骑兵,合匈奴兵,共计5万,数次进攻乌孙国。远嫁乌孙的解忧公主上书汉庭,希望汉朝能派兵救援乌孙国。

image.png

  汉昭帝与大将军霍光等朝臣商议,认为乌孙国,是汉朝布在西域地区的重要棋子,对牵制匈奴,维护汉朝在西域的军事存在具有重要意义,乌孙国求援,汉朝必须派兵,否则,一旦乌孙国再次臣服于匈奴,匈奴有可能会恢复在西域地区的军事力量,对汉朝十分不利。

  出兵西域,关山重重,沙漠、戈壁茫茫无际,汉朝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汉昭帝下诏,精选士卒,选备良马,军队进入战备状态。一切准备妥当后,正当汉朝定下出兵日期,计划兵发西域时,汉昭帝却突然驾崩。

  汉朝无暇顾及西域,联合乌孙共击匈奴的计划,只好暂时搁置。

  本初三年(公元前71年),汉宣帝即位第三年,解忧公主及乌孙昆莫(乌孙国国王,称为“昆莫”,又名“昆弥”),再次遣使入长安,上书汉宣帝,言:

  “匈奴复连发大兵侵兵乌孙,取车延、恶师地,收人民去,使使谓乌孙有趣持公主来,欲隔绝汉。昆弥愿发国半精兵,自给人马五万骑,尽力击匈奴。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昆弥”。

  简短的国书,透露着重要的信息:匈奴谋取乌孙的野心,日益增长,而乌孙的形势不容乐观。

  大将军霍光主张尽快发兵,汉宣帝考虑再三,决定将国防动员的重任交给霍光全权处理。

  万事俱备,汉朝征发刑徒、羽林孤儿、胡越骑、边境骑士等,合计十五万骑,遣五将军分道并出:

  御史大夫田广明为祁连将军,领军四万骑,出西河。

  度辽将军范明友,领军三万骑,出张掖。

  前将军韩增,领军三万骑,出云中。

  后将军赵充国为蒲类将军,领军三万骑,出酒泉。

  云中太守田顺为虎牙将军,领军三万骑,出五原。

image.png

  汉朝派遣校尉常惠持汉节,督护乌孙,乌孙昆莫自将五万骑兵,与自东而来的汉军,东西夹击匈奴。

  面对数路大军,匈奴东西难以两顾,汉乌联军攻破匈奴右谷蠡王庭,斩杀单于父行及嫂子、居次、名王、犁於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匈奴人共计四万,虏获马牛羊驴、驼七十馀万头。

  为显示与乌孙国建交合作的诚意,汉朝将七十馀万牲畜全部给予乌孙国,汉朝还派使者持金币,赏赐给乌孙国贵族。

  此后的匈奴,驱畜产远遁。

  “匈奴民众死伤而去者,及畜产远移死亡不可胜数。於是匈奴遂衰耗”。

  西域战后,匈奴的情况

  “屋漏偏遭连天雨,船破又遇迎头浪”,当年冬天,天降雪灾,一天降雪量就达一丈,匈奴民众、畜产冻饿死无数。

  漠北草原新崛起的少数民族势力丁令,趁机从北边攻打匈奴,东北地区崛起的少数民族势力乌桓,趁机从东边攻打匈奴,而乌孙国则从西边攻打匈奴。三国夹击之下,匈奴又死伤数万人,牲畜被抢数万头,共减员十分之三,牲畜减少一半,匈奴再受重创,“大虚弱”,“墙倒众人推”,匈奴在西域的羁縻属国纷纷摆脱控制,杀掉匈奴人设置的“僮仆都尉”,实现完全的独立。

  外患频仍的时候,匈奴出现“五单于并立”的奇特景象,内斗不绝,严重分裂,匈奴势力进一步受到削弱。

  实力雄厚的郅支单于远遁西域以北,呼韩邪单于则请降内附于汉朝。

image.png

  结语

  公元前71年,发生在西域的这场战争,是汉匈对西域控制权的一次争夺战。自汉武帝时期,匈奴一败再败,草原部落联盟形式的匈奴,一旦陷入旷日持久的争夺,它的先天不足就会显露出来。匈奴的衰败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汉匈这对冤家对头,恩怨还未完结,汉元帝时期,“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陈汤率军攻匈奴,斩郅支单于于西域,这是后话。

免责文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推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外传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片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举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