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阳之战内忧外患,李光弼是如何打赢这场仗的?

  今天有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李光弼如何打赢河阳之战的?感兴有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安史之乱中,大唐天子统御无方,屡屡败坏大局。

  在759年的邺之战中,唐肃宗再次犯浑:以宦官监军,不设主帅。结果,20万大军被史思明大败。大唐收复两京后的大好局面遭到逆转,形势岌岌可危。

  危急时刻,李光弼巧妙用兵,力挽狂澜,稳住大局!

  此战中,李光弼在危局中表现出的冷静、务实、坚决,足以为后世鉴!

  棘手的局势:内忧外患

  759年,邺城之战,唐军20万大军败给了史思明。

  由于在作战中,郭子仪先退,因此,战后,唐廷召回郭子仪,以李光弼为朔方节度使。

image.png

  邺城之战后,双方都进入了短暂的调整期。

  此时的李光弼,内忧外患。

  1、内忧:人心不服

  对于李光弼这个新领导,手下众将多有不服。

  郭子仪治军宽松,李光弼治军严格。因此,众将多心有不服。

  一些唐军将领甚至秘密商议要驱逐李光弼,把郭子仪请回来。

  幸亏仆固怀恩脑子清醒:郭子仪名望已经足以引起朝廷忌惮了。现在大家驱逐李光弼请他,那是要害死郭子仪呀!

  如此,众将才作罢。

  此后,李光弼拉拢仆固怀恩,更换不服的将领,才勉强稳定了人心。

  但是,这种稳定,十分勉强!将军的威望,还是要在战场上获取。

  2、外患:形势危急。

  史思明可不会让李光弼慢慢安定军心,直接率军直攻汴梁!

  李光弼和汴滑节度使许叔冀达成约定:许守汴梁十五日,他去洛阳带兵来,一起抵御敌军。

  可惜,李光弼人还没有回到洛阳,许叔冀就已经投降了!

image.png

  汴州的迅速投降,使唐军无力防御洛阳东面各处险要。

  史思明兵锋直指洛阳!

  由于汴州的迅速失守,李光弼此时的局势非常危急!

  要防守洛阳,他既缺乏兵力,也缺乏调整时间!

  战略部署:猿臂之势

  李光弼回到洛阳后,迅速召开会议。

  兵马判官提议:守洛阳!

  李光弼答:要守洛阳,外围的虎牢、龙门各关都要防守。您自己是兵马判官,您觉得守得住吗?

  东京留守提出:放弃洛阳,退守陕州、潼关。

  李光弼认为:这样做无故放弃五百里地,交代不过去。(还记得封常清吗?)

  他提出:

  不若移军河阳,北连泽潞,利则进取,不利则退守,表里相应,使贼不敢西侵,此猿臂之势也。

  这一招,犹如一招太极:将史思明势大力沉的直拳轻轻划开!

image.png

  李光弼的“猿臂之势”,成功化解战略被动。

  1、史思明主力将不敢放手攻取各地:李光弼在河阳,他既可以威胁洛阳,也可以威胁史思明后方的汴州、郑州等地。

  因此,只要河阳在李光弼手中,史思明既不能西进,也不能放手南下(因史思明补给依赖大运河)。

  如此,史思明难以趁势发展战略攻势。

  2、李光弼有相对稳固后方。

  驻河阳,既可以利用黄河河运之便,也可以从北面的泽、潞获取补给。

  3、有退路。

  如李光弼所言,有利则进,不利则退,战略上十分从容!

  士气战:白孝德的“单挑”

  果然,史思明攻到洛阳后,不敢住到东都宫阙,只好移师白马寺,决心先拔掉河阳。

  他瞄准了李光弼军的软肋:士气。

  史思明用兵,正擅长“夺气”。

  邺城之战中,他正是通过先骚扰唐军,使唐军“人思自溃”,再果断出击,一举取胜的。

  此时的唐军,新官上任、人心不服,加上连续败退,士气不高是必然的。

image.png

  战前以少量勇士挑战,在三国时期不常见,但在隋唐五代很常见。

  史思明出招:令猛将刘龙仙率5000铁骑到城下挑战!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挑战!

  隋唐五代时期,派人到敌军阵前挑战并不少见。

  不过,一般就是带个2、300人去挑战。比如,虎牢关大战中,窦建德就派出了300骑兵渡河挑战。

  带着5000铁骑,绝不仅仅是普通的挑战!

  浅水原之战中,李世民3000轻骑抵达城下,当夜,薛仁杲军就纷纷下城投降,发生崩溃!

  而此时军心不稳的唐军与当初的薛仁杲一样:认怂就可能崩溃。

  刘龙仙骂阵很专业,他不拔刀,翘起腿,骂得很难听。

  李光弼此时很尴尬:

  1、认怂不出,士气有崩溃的危险;

  2、不认怂,怎么迎接挑战?

  单挑?未必打得过人家。打群架?李光弼总共才2万人,全部拉出去也未必够5000铁骑打的。

  白孝德出场了。

  他只带了50个人出城,做出“太君让我带句话”的手势,接近刘龙仙。刘龙仙以为他是来谈判的,放他靠近。

  然后,白孝德率领50骑兵发起突然袭击!刘龙仙姿势都没调整好,就被砍了!

  刘龙仙后面那5000铁骑还没反应过来,白孝德就带着刘龙仙的首级走了。

  一次漂亮的斩首行动!

  叛军“贼徒大骇”。

image.png

  李光弼巧施“美马计”,挫败史思明的心理战。

  此外,史思明还曾以为战马轮番在唐军面前饮水,耀武扬威。李光弼收集母马,使母马撕叫,叛军战马听到母马撕叫,纷纷浮渡而来,尽为唐军所得。

  几次士气战,李光弼都取胜!

  唐军士气渐渐恢复!

  巧战:浮桥之战

  史思明打仗也贼得狠,他没有选择直接硬碰硬,而是优先选择了打“巧仗”。

  他把目标瞄准了河阳城的命门:河阳浮桥。

  河阳,由三部分组成:黄河以北的北中城、黄河以南的南城,以及黄河上的中潬城。

  中潬城以两条浮桥连接了南北两岸。

  史思明决心从浮桥上做文章,他在上游放火船,对着浮桥烧过来。

  这招够狠!

  一旦浮桥被烧,河阳将一分为三,史思明将轻松攻取!

  李光弼已有所准备,他早就准备好了长杆、铁叉,等着火船过来,叉住火船,看着火船燃尽!

  浮桥,保住了!

  巧战:料敌于先,智降二将。

  火烧浮桥失败后,史思明决心攻击唐军的粮道。

  当时,唐将段秀实率将士的妻子和辎重驻河清南岸。

  史思明引军到黄河上游的河清,准备切断唐军粮道。李光弼引军到野水渡,防备史思明。

  随后,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

  1、李光弼回河阳,临走前,吩咐说:今夜叛军必然来袭,你们好好防御。如果敌将来投降,你就带他们来见我!

  2、敌将李日越来袭,果然来降。李光弼厚待之。

  3、另外一叛将高庭晖不久也来投降。

  此人情耳,思明常恨不得野战,闻我在外,以为必可取。高庭晖、李日越、喻文景皆万人敌,思明必使其一人来餟我。日越不能获我,于势不敢归去,是一降也。——李光弼。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有点晕:史思明想送人情直接开口嘛!

image.png

  料敌于先,是李光弼玩心理战的前提。

  其实,李光弼与众将解释,自然要省略背景信息。

  1、李光弼何以料定史思明当夜必然来袭呢?又何以料定必然派万人敌来袭呢?

  因为:(1)、史思明必须控制野水渡,才可以实现断粮道的企图。

  史思明要想封锁河运,就要控制河清以西,被河中洲分割的地区(河道变窄)。李光弼只要守住此处,河运仍基本不受影响。

  (2)、史思明当夜袭击是最优选择。

  一方面,由于地形限制,叛军难以集结大军;以少量精锐实施夜袭是最优选择。

  另一方面,由于唐军在野水渡是“野戍”,叛军应趁唐军工事未修好,实施袭击!

  野戍即野水渡,置戍守之,因谓之野戍。——胡三省注。

  由此,李光弼判断:叛军当夜必派精兵猛将来袭。

  2、李光弼何以料定李日越等人会降?

  史思明猜忍好杀,群小少不如意,动至族诛,人不自保。——《新唐书》。

  史思明治军十分残忍、好杀。

  由于唐军有备,叛军袭击已失其效!

  同样重要的是:叛军袭击部队一旦袭击不成,很难逃走!

  自野水渡,可以直达到河清南岸(段秀实之前就这么走的),叛军来袭击,不成功,便没什么退路了。

  即使史思明没有说“杀不了李光弼你不要回来”的话。李日越损失众军回去,也是逃不过军法的!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日越才果断投降!

  而高庭晖才具胜过李日越,当他得知李日越受到厚待后,自然也会投降!

  此后,随着野水渡防御的加强,史思明断绝唐军粮道的企图已难以实施!

  决战构想:三个战场,三个打法

  在间接手段失效后,史思明决心实施攻坚!

  决战时刻,到来!

  河阳城,分为三部,全靠浮桥连接。

  因此,史思明的选择是:多点进攻,只要攻破一处,即可大功告成;

image.png

  李光弼进行河阳决战总体思路。

  李光弼的选择是:集中兵力,择机决战!

  如果让敌人长期环而攻之,只要任何一处被攻破,都很要命!

  对此,李光弼针对三个不同的战场,制定了三个不同的打法。

  最南面的南城,采取的是“有限防御”方针。以沉毅、忠谨的李抱玉,带领少量军队死守两天,不利可退。

  中间的中潬城,地方狭小,双方可投入兵力有限,李光弼亲自坐镇,以骁勇的荔非元礼担任突击,使敌人无法站住脚!

  北面的北中城,距离敌军大本营比较远,李光弼决心在此大量歼敌,实施决战!

  决战战场之南城:混一天,守一天。

  李光弼告诉李抱玉:坚守两天,如果两天到了他还不回来,李抱玉可以放弃南城!

  因为:相比之下,如果李光弼计划未实现,放弃南城,李光弼军至少可以实现“不利则退”。

  沉毅有谋,小心忠谨。——《旧唐书》评价李抱玉。

image.png

  南城战场的关键词是:拖。

  李抱玉假称:粮草不够了,我明天就投降!

  就这样混了一天,然后再坚守,等待李光弼。

  决战战场之中潬城:一鼓作气

  就在李抱玉“混”的这一天,史思明令爱将周挚向北,进攻中潬城。

  由于中潬城战场狭小,叛军能同时投入的兵力并不会很多。此处作战,可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因此,此处战场作战的关键是:打乱敌人。由于战场小,缺乏调整空间,被打乱的一方没有调整的机会!

  李光弼下令:荔非元礼防守羊马墙(城墙前另立的一道墙)。

  很快,李光弼发现:荔非元礼很消极呀!叛军填堑壕时,荔非元礼就在一边安静地看着。

  李光弼来问,荔非元礼回答:我们的任务是进攻呀!那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帮我们清理障碍呢?

  叛军辛辛苦苦把障碍清理得快差不多时,荔非元礼杀了出来!叛军紧急撤退!

  然而,荔非元礼赶走了施工队以后,就在叛军严阵以待时,唐军就退回去了。

image.png

  唐军再次演绎了“一鼓作气”。

  叛军组织了一下,又来清理,荔非元礼又杀出来一次···然后,又退了回去。(“再而衰”)

  搞什么名堂?什么时候了,还打滑头仗?李光弼大怒,让人把荔非元礼召来,准备砍了他!

  荔非元礼回答:现在,才是准备出击的时候呢!

  荔非元礼激励士气,手持双矛,身先士卒,率领军队杀出!

  此时的态势是:唐军是一鼓作气,叛军是再而衰,三而竭了!

  唐军大胜!

  决战战场之北中城:集中!再集中!

  叛军攻中潬城失败后,移军北中城。李光弼也亲自感到北中城,组织决战!

  李光弼激励道:敌人虽多,但却嚣张不齐整,各位抓紧,到了中午,我们就必然能击破他们!

image.png

  叛军连番苦战,已疲劳不堪,而唐军以逸待劳,开始决战!

  看来:唐军早就将大部队集结于北中城,而叛军已反复分兵、重整,兵力既分,又连续作战,已有疲劳之像。

  结果···到了中午,并没有击破敌军!

  李光弼意识到:敌人有问题,自己也有问题呀!唐军以各将本部为单位作战,配置不科学,没有形成拳头!

  临时彻底重组肯定来不及,但是,将骑兵突击力量集中起来还是可以的。

  李光弼决心重新调整部署:他让郝廷玉进攻敌军最坚的东北面;让惟贞率军进攻敌军次坚的东南面。以此两面为辅攻部队。

  既然是辅攻部队,就要削减骑兵了。

  郝廷玉要500骑兵,李光弼只给300;惟贞要300铁骑,李光弼只给了200。

image.png

  李光弼对骑兵的使用十分“吝啬”,其目的就是为了集中使用突击力量!

  李光弼要集中骑兵力量突击!

  开战前,李光弼拿了把短刀在靴子里。

  我是国度的三公,不能死于敌人手中,万一作战不利,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死!

  然后,李光弼再次严明指挥纪律:你们都盯着我的旗帜!我的旗帜挥舞得慢,你们就慢慢打!我的旗帜挥得快,你们就往死里打!谁退就斩了谁!

  部署完毕,再打!

  决战中,郝廷玉、惟明,甚至大将仆固怀恩都曾小小退却,李光弼毫不手软,上来就要严明军纪,各将不敢怠慢,奋力杀回!

  最终,在唐军持续的猛攻下,叛军支撑不住,终于崩溃了!

  此战,唐军擒获2员大将,叛将周挚只带了数骑逃走。

  史思明正围攻南城,见北面战败,也只好退军。

  李光弼赢得了决战!

  大局好转

  惨烈的攻坚战后,叛军暂时放弃了直接攻取河阳的企图。

image.png

  李光弼充分利用猿臂之势,成功稳定大局。

  此后,史思明派李归仁进攻陕关。

  但是,因为河阳方面的牵制,叛军规模有限,遭到失败。同时,李光弼又及时断敌后路,大举歼敌。

  而李光弼在稳定南线后,又围点打援,收复了怀州。

  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史思明大军始终被牵制在洛阳方向,难以获得更大发展。

  总体实力占优的大唐逐渐恢复元气。

  胜利的天枰,再次倾向大唐!

  天子失策,痛失好局

  随着局势的好转,郭子仪组织了7万军队,准备自朔方进击叛军之后,直接端掉叛军的老巢范阳。

image.png

  如果以郭子仪直捣范阳,不但安史之乱可能快速平定,后来的河朔藩镇也可能没有!

  可以说,得益于李光弼的力挽狂澜,大唐王朝再次获得了干净、彻底平定叛乱的机会!

  可惜,宦官鱼朝恩再次使坏,他坚持要直接收复洛阳!

  此时,神策军已经由鱼朝恩掌管,鱼在朝中已有相当地位。但是,鱼的兵权并未稳当,他的地位、权力还都要看唐肃宗的脸色。

  而且,邺城之战的战败已经表明:鱼不知兵!

  只能说:唐肃宗已经近乎偏执地怀疑郭子仪、李光弼这样的将领,只偏信于宦官,终究自己玩火!

  结果,邙山之战,唐军大败!

  李光弼苦心营造的好局,被白白浪费!

  错失这次机遇后,猜忌名将、精疲力竭的大唐尽管最终还是平定了安史之乱,但已无力彻底扫除余孽。终唐一世,都要饱尝藩镇之苦了!

  可惜!

  总论:如何力挽狂澜?

  此战中,李光弼很好地注解了力挽狂澜的三要素:

  1、大局观:如何用创造性思维找到关键点?

  挫折最可怕的地方,往往并不在损失了多少实际资源。挫折最大的危害,是给人带来迷茫。

  迷茫时,不顾实际的硬扛或恐慌性的撤退,都是一般人最常见,也最危险的选择。

  李光弼在败局中,着眼大局,退守河阳,重新找到关键点,这是一步神奇的高招!

  正因如此,李光弼将战略退却转化为战略僵持,逐渐开始赢回主动!

  2、积极:怎么找回士气?

  很多人,把提振士气当成了喊口号。

  其实,对一支军队来说,找回士气,不是靠喊口号就可以的,他至少需要1-2次胜利。

  李光弼就是如此。

  通过白孝德的“单挑”、美马计,挫败了敌人的气焰,稳定了士气人心!

  3、务实:如何制定清晰的决战方略?

  史思明发起总攻时,敌强我弱的局势仍然没有改变。

  我们面对的局面,往往和河阳城一样:处处都不容有失,但却没有足够力量长期保护好“处处”。

  李光弼针对战场环境,对不同的战场采取不同的策略,将决战战场放在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北中城。

  随后,又以重点清晰的部署、纪律严明的执行,在北线取得“单点突破”。

  最终,赢得全局!

免责文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推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外传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片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举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