淝水之战中以少胜多,所倚仗的北府兵到底是什么军队?

  提起淝水之战,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战役,却很少有人提及在这场战争中作为弱势一方的东晋,所倚仗的这支在后期足以决定政权归属的军队——北府兵

  一、流民成军

  公元317年,西晋宗室司马睿晋朝宗室和南北大族的拥戴下即位晋王,年号建武,次年晋愍帝被俘,西晋彻底灭亡,司马睿即帝位,在魏晋名门琅琊王氏王导的协助下割据江南,东晋王朝正式建立。

  东晋建立之初,北方正陷入各个胡人政权的无尽争斗中,这些自东汉中叶或自愿或被强制內迁的民族,在西晋爆发八王之乱,朝廷失去对地方的管控和影响力后纷纷举兵叛乱,西晋灭亡后则开始争夺对北方的控制。

  或许是出于对长江天堑和南方地势险要的自信,亦或者是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东晋对北方地区的混乱局面采取了隔岸观火的策略,直到由氐族人建立的前秦出现。

  前秦是由氐族人符键以长安为国都所建立的胡人政权,和同时期的北方胡人政权相比,前秦政权在宣昭帝苻坚在位期间,重用丞相王猛辅助国政,得以让前秦的国力在短时间内获得极大的提升,而随着国力的增强,苻坚一统天下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公元370年,前秦出兵灭亡前燕,之后陆续出兵灭亡北方各地的割据政权,到公元376年出兵攻灭代国为止,前秦完成了对北方的统一,疆域东起朝鲜,西抵葱岭,南接川蜀,北至阴山,周边的国度纷纷遣使与前秦交好。

  就这样,东晋偏安一隅作壁上观的想法破灭了,因为就在前秦统一北方期间,苻坚还命人在373年攻下了东晋的梁州和益州。虽然前秦主要军力在北方,但苻坚攻灭东晋一统天下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前秦对北方的统一带给东晋巨大的军事压力,而一直以来只求偏居江南的东晋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军队,而且国内的各个南北方大士族之间也矛盾重重内乱频发。

  此时的东晋国君是孝武帝司马曜,不愿当亡国之君的他于公元377年下诏,拜谢玄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镇守广陵,抵御前秦。上任后的谢玄很快意识到,必须要有一支战力强劲的新军才有可能挡住前秦的攻势。

  很快,谢玄就在江淮一带找到了他想招募的兵源——来自北方的流民,虽为流民,但这些人为了在长期的逃难迁徙中自保,基本都处于半武装的状态,而且在长期与胡人军队以及山匪盗贼的拼杀中练就了强悍的战斗力。

  为了便于招募兵员和统筹安排,谢玄直接将军事治理机关从兖州的京口搬到广陵,随即开始招募徐、青、兖三州的流民为兵,因为东晋百姓称京口为北京,这支由流民组建起来的军队就被称为北府兵。

image.png

  二、战果斐然

  以流民组建军队,自然引起了东晋朝堂内部一些人的怀疑,但很快,北府兵就用辉煌的胜利来证明了自己的强大。

  公元379年2月,苻坚派长子符丕率7万军队围困襄阳城,同年7月,为了配合符丕的西线攻势,苻坚又以彭超为都督统帅将领俱难、毛盛等十万步骑进攻东晋的东线重镇彭城、淮阴与盱眙。

  次年二月,襄阳城失守,守将朱序被擒,西线溃败;东线的彭城虽然还在坚持,却也已是奄奄一息。

  危机关头,东晋朝廷只能派出组建还没有多久的北府兵出战,谢玄亲率将领高衡、何谦引万余北府兵救援彭城。

  面对数量庞大的前秦军,谢玄扬言要攻打彭超囤积辎重的留城,以此让彭超暂时撤军,救出彭城的官员与百姓,之后彭超虽占据了彭城却只得到一座空城。

  同年四月,前秦将领毛当、王显在攻下襄阳后率两万余军队东进与彭超会合,共同进军淮南;五月,前秦军攻破盱眙城,俘虏高密内史毛操之,之后再以六万大军围困东晋幽州刺史田洛于三阿城。

  前秦军围困三阿城的讯息传到国都建康后,东晋文武官员皆惶恐不已,因为三阿距离建康只有二百里,三阿若失,谢玄所在的广陵就成了国都的最后防线,丞相谢安当即开始沿江布防以备不测,同时命令谢玄率北府兵驰援三阿。

  公元380年6月,谢玄率五万北府兵与秦军战于盱眙,前秦军大败退守淮阴,之后,谢玄命部将何谦率水师朔淮水而上,焚毁秦军搭建的桥梁,前秦军水师战败退守淮北,谢玄率北府兵乘胜追击,再败秦军于君川。

  至此,攻伐东晋的前秦全军覆没,只有主将彭超和俱难死里逃生

  彭超战败的讯息传到长安后,皇帝苻坚怒不可遏,虽然丞相王猛在世的时候曾多次告诫他不要轻易南征,因为前秦虽然看起来比东晋强大许多,但因为是刚刚统一,各种问题和矛盾非常多,一旦爆发大规模的征战势必引起连锁反应。

  但王猛的谏言随着前秦国力的增长已经无法阻止苻坚日益膨胀的野心,公元383年8月,就在王猛死后的第七年,自认为时机到了的苻坚命大将符融带25万先锋部队率先开拔,自己统帅步兵60万加骑兵27万随后跟进,准备一举攻灭东晋。

  面对来势汹汹的前秦军,东晋以谢石为征虏将军,以徐、兖二州的刺史谢玄为前锋,统帅8万极具战斗力的北府兵沿淮河西上迎战秦军主力,同时让龙骧将军胡彬带领五千水军援助寿阳,减轻谢玄的正面压力。

  公元383年10月,符融率兵攻打寿阳并于18日将其攻克,胡彬退守硖石,符融紧追不舍继续攻打硖石,与此同时,前秦军将领梁成率部驻扎在洛涧,沿淮河严密布防来遏制东面的军队。

  此时的苻坚看到东晋军只守不攻自认为此战可以速战速决,于是派已经是前秦尚书的朱序去劝降主将谢石,朱序虽然按照苻坚的要求却劝降,却私下告诉他不能就这样坚守,而是要趁着苻坚的大军还没有完全集结先发制人,只要击溃前秦的先锋军,剩下的那些由各个民族拼凑起来的军队会不战自溃。

  谢石相信了朱序的话决定转守为攻,十一月,谢玄派大将刘牢之率五千北府兵开赴洛涧奇袭梁成,前秦军仓促应敌折损十员大将及五万兵力,之后,北府兵阻绝淮河渡口,再次歼灭前秦军一万余人,并抓获了前秦的扬州刺史王显等人。

  小胜后的晋军继续西上,于十二月和前秦军主力对峙在淝水,原本信心满满的苻坚此时因为连续的几场小败仗开始对北府兵的战斗力产生忧虑,最后不顾众将官的反对下令前秦军先行后撤,等晋军渡河时再进行攻击决战。

  但苻坚低估了北府兵的敏锐,同时也高估了自己军队内部的忠诚,前秦军刚开始撤退,北府兵就渡水突袭,处在最后面的由各个民族组成的前秦军在朱序的扰乱下以为前军被击溃,立刻陷入混乱四散奔逃,而谢玄则率北府兵猛攻符融麾下的15万前军并将其击溃,之后一路追杀秦军收回黄河以南的故土。

image.png

  三、得北府兵者得天下

  淝水一役,北府兵一战成名, 但作为北府兵创始人的谢玄却在383年重病而亡,丞相谢安也因为功高震主被解除兵权,北府兵落到了王恭手上,成为东晋内斗火并的工具,之后,北府兵大将刘牢之反戈王恭将其杀死,北府兵又到了刘牢之手上。

  在刘牢之的统率下,北府兵成了镇压孙恩和卢循为首的天师道起义军的主要力量,不久后,刘牢之在对桓玄的征讨中投降,桓玄依靠北府兵逼迫晋文帝禅位建立桓楚,随后将刘牢之解除兵权并逼其反叛自杀,之后为了解除后顾之忧,开始大力绞杀北府兵旧部,同时将北府兵一分为二,分别由桓修和桓弘统领,北府兵一度接近没落,直到刘裕的出现。

  公元404年2月,假意归顺桓玄的北府兵大将刘裕以狩猎之名,在京口举兵起义,将桓楚在此地的军队歼灭并杀死桓修,之后,刘裕依靠重组的北府兵南征北战,并于公元420年代晋称帝建立刘宋政权。

  只可惜天妒英才,刘裕在称帝后的第二年就身患重病而亡,北府兵的管辖权就落到了顾命大臣檀道济的手上。

  依靠这支劲旅,檀道济扶持宋文帝刘义隆登基并抵御鲜卑人的入侵。而随着檀道济功劳的增加,宋文帝对他也越发的忌惮起来。

  公元436年,宋文帝以檀道济深受皇恩却不知道感激还心存反念为由,将檀道济扔进监牢,不久连同其子等八人被杀。同时期与刘宋对立的北魏听闻檀道济被杀,皆弹冠相庆,称“道济已死,吴子辈不足复惮”。

  随着檀道济的死去,北府兵这支劲旅在经历了诸多沧桑和辉煌后,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免责文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推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外传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片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举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