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王朝为什么仅存在三年就灭亡了 原因究竟处在什么地方
有趣历史 2020-06-30 14:58:46 慕容彦超

  今天有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后汉政权,感兴有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后汉可以说始于“军士劝进”也亡于“军士劝进”。但是之所以存在4年而亡,在于他的严刑治国,任用酷吏,草菅人命,暴虐统治。其开国君主刘知远成为五代中最严酷的君主。但是后汉而亡的直接原因在于其末代君主汉隐帝以议事为名,诱杀了杨邠、史弘肇、王章三个元老重臣,并诛灭了郭威在京的一切家属,同时派人到邺都诛杀郭威,这直接促使后汉的灭亡。下面我就详细说说后汉:一、刘知远与后汉的建立建立后汉的汉高祖刘知远,即位后改名为嵩,他是沙陀部人,世居太原,家世贫寒。

image.png

  刘知远小时候,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且多病多灾,看似难以养大。长大了之后,长成一副异相,面色紫红,眼睛多白,有凝重之态。他家境贫寒,迫于生计,到一个李姓大户人家当了上门女婿。倒插门后,他为女家牧马,有一天,马践踏了庙田,僧人恼怒,将他绑起来揍了一顿。上门女婿不好当,身份太低,被人看不起。面对这个战争连绵不断的世界,刘知远为改变自己的前途,走上了当兵吃粮的道路,投在李嗣源的手下。他上阵打仗勇敢,不久就被提升为偏将。李嗣源和梁军举行德胜之战,战斗打得激烈,参战的石敬瑭突然马甲断裂,情况危险异常,刘知远冲了上去,以自己的战马与石敬瑭相换,并断后保护石敬瑭脱离了险境。

  事后,石敬瑭感激他,把他从李嗣源那里要了过来。石敬瑭镇守太原,会朝廷发生政变,后唐愍帝被迫出亡,在道中与石敬瑭相遇,一起进入屋舍密谈。刘知远为防出事,特派勇士石敢袖藏铁锤相随保护。结果两下闹了起来,刘知远带人闯了进去,将后唐愍帝的随从全部杀死,再次救了石敬瑭的性命。两次相救,刘知远在石敬瑭面前逐渐大红大紫,升为兵马总管——马步军都指挥使。他治军无私,不管士兵、将军一视同仁,治得全军上下一心。唐废帝疑石敬瑭有反心,大军进围太原,他负责守城,把城守得固若金汤。石敬瑭为摆脱困境,并使自己取得天下,欲争取契丹的支撑,刘知远和桑维翰力排异议,表示赞同。

image.png

  然当石敬瑭准备以称子、割地的条件去谈时,刘知远认为这样做过于屈辱,反对说“称臣可以,以子事父则太过分。厚赂金帛,足以让其出兵,不必答应割让土地,恐日后为中国大患,后悔莫及。”石敬瑭不听,刘知远只能听之任之。契丹军帮助石敬瑭粉碎了后唐的围攻,在互相合作的过程中,耶律德光非常看重作战有方的刘知远,在和石敬瑭分手时,他特地关照说:“此将军甚勇猛,没大过切勿相弃。”后晋政权迁移到开封,建有大功并受到契丹关照的刘知远和投降契丹的杜重威,同时被任为节度使。刘知远耻于和杜重威一起受命,杜门不出,以此表示他的不满。石敬瑭认为他居功自傲,目中无人,一气之下要剥夺他的军职。

  幸宰相赵莹说情,另派大学士和凝登府宣喻,刘知远才接受了诏命。几经迁职,刘知远数年后被任命为太原最高军政长官,接管了这块北方最重要的领土。颇懂人情世故的他,到任后,公务不管,先忙着做了一件事:将当年揍他的僧人召来,好言抚慰。此事虽小,却为他赢得了度量大的美名,获得了当地的人心。晋出帝子继父位后,景延广把持朝政,以强硬的姿态和契丹交了恶。朝臣畏惧景延广的权势都噤若寒蝉。身在太原的刘知远,也没向朝廷说半句话,暗中仔细分析了天下的形势,认为契丹的进犯将只是时间问题,由此,他积极扩军备战,以确保河东地区的安全。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河东强冠诸镇,马步兵共达五万人。

  事情照着刘知远的预见发生了,契丹终于打进开封,灭了后晋政权。在契丹兵大举南侵的过程中,刘知远没有作出任何军事姿态援助坐以待毙的朝廷。耶律德光曾答应赵延寿皇帝,也答应过杜重威做皇帝,可占领开封后,却把二人扔在一边,于开运四年(公元947年)二月,在开封为自己举行了加冕仪式,建立大辽,改元大同。迫于眼下的局势,刘知远派出使者王峻去开封,向耶律德光献贺表。耶律德光见后晋残余势力中最具实力的刘知远来贺,高兴得不可名状,称之为“儿”,格外加恩赐了他一个象征最高荣誉的木拐。王峻带着木拐回太原,途中的契丹人见了,纷纷让道。向耶律德光献贺表其实只是刘知远的权宜之计,以争取时间,观望形势的发展。

  观望了一段时间,刘知远看到:契丹不可能在中原长久地呆下去,他们的掠夺政策和残暴行径,激起了中原民众和各路军队的反抗,他们早晚会撤出中原。于此之际,他的部下多要求他登上皇位,以此号令四方,招集各路诸侯。刘知远没有急于登位,他刻意为自己粉饰道德形象,扬言要出兵救晋出帝,把他接来太原,奉为君主。在他的集团骨干的挑动下,军士们云集广场,对主帅说:“今契丹攻陷京城,虏走了天子,以致天下无主。能主天下者,今唯有我王。宜先正位号,然后再出师也不晚。”说罢;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内心激动的刘知远,表面装着镇静,让人禁止士兵们这样做,他斥责道:“虏势尚强,我军威未振,当先建功立业。

  你们士兵知道什么”士兵劝进无效,将军又紧跟着劝,一劝再劝,郭威等人对刘知远说:“今远近之心,不谋而同,此实乃天意。王若不乘此机取之,谦让不居,恐人心离散,到时反受其咎。话说得有理,刘知远同意了他们的看法。开运四年(公元947年),刘知远走上了皇位。凭着政权的支撑,契丹军队任着性子地抢,任着性子地杀,任着性子地胡来,把中原民众逼进了地狱,逼得难以生存下去,逼得他们举起刀枪,打起了一场场自卫反击战,打得契丹政权天无宁日。做了中原皇帝的耶律德光,统治得很吃力,在勉力维持了一段日子后,以避暑为名,留下一个看守政府,带着文武百官及后晋归降人员向老家撤去,走到半路,他因病而亡。

image.png

  为收拢后晋官民之心,刘知远表示继承的是晋高祖的事业,官布将开运四年改为天福十二年。他一上台,就明令宣示以契丹为敌。他下令:“各地为契丹搜刮钱财之事,立即停止;晋臣被迫为使者的,不予追问;各地的契丹人,全部处死。”刘知远的登位,对中原反契丹的浪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耶律德光刚走,刘知远就开始向中原进军了,他指挥大军,攻伐依附契丹的势力,扫荡割据的诸候,进展顺利。看守政府的首领萧翰,面对契丹在中原大势已去的局面,毫无守志,无心恋战,他找来唐明宗的儿子李从益,立为愧儡皇帝,以对抗刘知远政权,自已返归北方。李从益名为中原之主,其实,中原根本无主。

  刘知远进抵洛阳,派人前往开封秘密处死了李从益。随后,他带着军队夺取了中原,开进了开封,宣布以开封为东京,改国号为汉(为有别于以前以汉为名的政权,史称后汉)。为稳定新政权,他下令:一切契丹任命的官员,不论大小,一律安于原位,不得变更。二、后汉的灭亡汉高祖仅做了一年的皇帝,就撒手而去。可在这短短一年的统治中,他以严刑治国,任用大批酷吏,草菅人命,成为五代中最严酷的君主。他在临终前,将儿子刘承祐托付给了苏逢吉、史弘肇、杨邠、郭威四个顾命大臣。汉高祖长于权变,善于应对时事,然不太随波逐流,还知道点民族自尊。他虽是石敬瑭与契丹定盟的积极赞成者,却反对石敬瑭割地称儿。

  他虽在耶律德光人主开封时献上贺表,却是虚与委蛇,以观形势的变化。他建立的后汉政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原民众反抗契丹的倾向。不过,他鼓励大臣用严而无当的刑法治国,使他的政权成了五代时最为残酷的政权。刘承祐登台,是为汉隐帝。刘承祐外戚亲信李业、聂文进、后匡赞、郭允明为新贵,以对付元老重臣的掣肘。新贵与元老斗,四个元老加上一个财政大臣王章内部也起了内讧。河中李守贞、风翔王景崇、永兴赵思绾三地联兵谋叛,朝廷震动,派了几个大将前去平叛,都无进展。郭威临危受命,被拜为西征统帅,全权节制各军。他率军开赴前线后,以儒将的风采,交文人,抚上卒,亲冒矢石,冲锋在前,与军队同甘苦,赢得了军心。

  他攻城和攻心双管齐下,没有多久,就把三地一一平定,凯旋回朝。平定三地叛乱是使朝廷转危为安的大事,郭威成了朝野瞩目的大功臣。这个大功臣,在接受了最高的荣耀后,又被赋予一个新的使命:前往河北邺都主持对契丹的防务。使命是重大的,具有非常的战略意义,它关系到后汉是否能阻遏契丹侵扰的大问题。郭威被委此重任,说明了朝廷对他的倚重。可他临行前,顾命大臣内部却对他能否带枢密使衔去上任,发生了严重的争论。在这背后,又隐藏着汉隐帝及其近臣对顾命大臣的不满情绪。在他上任之前对君主关照说:“苏逢吉、杨邠、史弘肇都是先帝旧臣,尽忠徇国,愿陛下推心相任,必无败失。

  至于疆场之事,臣必竭忠报效,不负陛下驱使。”到达邺都,针对契丹的骚扰,他采取了加强守备,坚壁清野的对策。郭威在邺都凳子还未坐热,朝廷就发生了剧变:汉隐帝以议事为名,诱杀了杨邠、史弘肇、王章三个元老重臣,并诛灭了郭威在京的一切家属,同时令李太后之弟李洪义等人前往邺都杀郭威及其相干者。李洪义审量朝廷势力分野,不敢与郭威为敌,把讯息透露给了郭威。听到噩耗的郭威,没有慌乱,用以退为进的办法,收拢将官之心,留养子柴荣守邺都,自领大军以诛奸臣为名,杀向开封。他派人向全军许愿:“若克京城,任你们剽掠十日”朝廷军不是对手,汉隐帝战败被乱兵所杀。

  进入开封的郭威,表现出老练的政治家素质:止住了军队的剽掠,以安定京城秩序;把李太后推到前台当旗帜,以缓和人心;假选宗室刘赟继位,以为政治过渡;自已充当监国,以在幕后操纵;除首恶者之外,宽大政敌,以笼络人心。这样郭威迅速控制了政局。等到时机成熟后,他“奉”太后命,把部队拉出去,说是北上打契丹。部队进至澶州,几千将士忽然大哗,要求郭威即天子位,连声高叫“万岁”,有入扯了黄旗当皇袍,硬披在“拒绝不从”的郭威身上。众意难违,郭威“被迫”认可。大军返回开封,乾祐三年(公元950年)正月,就在刘赟行至宋州还未到达开封之时,郭威已抢先一步进入汴梁,逼迫太后下诏封自己为“监国”,总揽朝政大权,并以太后名义下诏废黜了刘赟,降封刘赟为开府议同三司、检校太师上柱国、湘阴公,又遣部将郭崇威到宋州将刘赟囚禁在当地。

  随后郭威登上了皇位,建国号大周(为有别于以前以周为名的政权,史称后周),定都开封,改元广顺。至此,建立仅仅三年,历二帝的后汉就此灭亡。

免责文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一切,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推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外传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片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举

图说世界

换一换